普通美国人有症状都得不到检测凭啥NBA球员有特权?

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说,美国应对全球流行病的措施一直乏善可陈。尽管特朗普总统不断淡化病毒危害和强调美国医疗水平,但现实情况是,与韩国等国家相比,美国检测新型冠状病毒或covid19的能力已经相形见绌。韩国每天能检测2万人。而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(CDC)在周日至周三上午仅仅进行了77次检测。周二,全美50个州的实验室共对2,728人进行了检测,平均每个州每天只有55人接受检测。

但当一名NBA球员开始出现症状时,这个数字就被轻易超越了。周四,俄克拉荷马州在几个小时内就完成了58次COVID-19测试,所有这些都是为了确保病毒不会在NBA进一步传播。一个强大、富有的职业体育组织展示了政治资本和财力,迫使政府官员采取行动。然而,令人震惊的是:截至周四,全美一共才有7617人接受了国家实验室的病毒检测,而这仅仅在一个职业篮球队雇员身上进行的58次检测,就占到了全部数字的8%。

周三上午,犹他爵士队中锋鲁迪·戈贝尔(Rudy Gobert)感到身体不适。在流感被排除后,作为预防措施,他接受了COVID-19的检测。周四,俄克拉荷马州卫生专员加里·考克斯(Gary Cox)在新闻发布会上说,戈贝尔的样本是“下午”送到俄克拉荷马州卫生部的。到下午6点45分,官员们已经得到了初步的阳性结果。仅仅花了4个小时。

测试还在继续。考克斯说,俄克拉荷马州卫生部派出了一支特别“队伍”,凡是与戈贝尔有过接触的人——包括他的队友、教练组人员、当地的广播人员和三名爵士乐记者——都受到了检查。(另一个人的检测结果也呈阳性:明星后卫多诺万·米切尔[Donovan Mitchell]。) 据莎拉·托德(Sarah Todd)说,整个磨难在六个小时内就结束了。

下面是一些令人吃惊的数字。爵士队进行的58次测试占了俄克拉荷马州每日峰值容量的60%。考克斯说:“我们有能力每天进行大约100次测试。”虽然州政府正在“重新订购额外的试剂”,但到目前为止,他们总共可以执行300个测试。意思是:仅犹他爵士队就消耗了俄克拉荷马全州检测能力总库存的20%。考克斯补充说,两处能够测试COVID-19的私人设施已经准备就绪,或将“很快”投入使用。(卫生部没有回复记者的多次置评请求。)

NBA之所以能如此迅速地进行这项检查,部分原因是由于现有的NBA规则,这些规则要求联盟迅速发现并解决任何潜在的医疗问题。在新闻发布会上发言的俄克拉荷马州流行病学家劳伦斯伯恩塞德(Laurence Burnsed)表示,一旦诊断警报响起,NBA团队培训师将与当地医生合作,确定适当的行动方案。据ESPN的罗伊斯·杨(Royce Young)报道,上周,NBA要求各球队开始特别关注covid19症状,并确保“医疗服务提供者”保持警惕。

这是大多数美国公民所没有的奢侈品。对普通人来说“医疗服务提供者”一词可能是一门外语。普通人出现COVID-19症状并不意味着你需要检测,你的医生会这样告诉你。在过去的几周,关于病人被拒绝测试和测试短缺的可怕故事层出不穷。(对于共和党的大佬们,或者是受人爱戴的好莱坞演员们来说,就比较幸运了,他们碰巧生活在另一个障碍更少的美国。)相比之下,周四接受测试的58名NBA雇员之一告诉《每日野兽》(Daily Beast),在他们进行测试之前,医生没有问任何问题,非常干脆的对他们进行了检测。

NBA的激进的测试政策不会因爵士而停止。卫生署建议把雷霆队隔离24小时,然后每个队员接受测试;费城76人队将得到全队检查;多伦多猛龙队(Toronto Raptors)在一份声明中表示,他们将“自我隔离14天”,一些未透露姓名的球员及其随行团队也将接受测试。消息人士向ESPN透露,斯蒂芬·库里上周也接受了测试,过去两周对阵爵士的球队,包括波士顿凯尔特人、底特律活塞、克利夫兰骑士队和纽约尼克斯队,都被要求自我隔离。据雅虎新闻,一些球队老板希望每个球员在比赛恢复前都接受测试。(NBA和犹他爵士队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。) 也就是说,NBA雇员所占用的测试名额可能达到全美的十分之一。而他们的雇员总数只是总人口的几万分之一。

俄克拉荷马州共和党参议员詹姆斯·兰福德显然对美国政府的空洞承诺感到失望。他对记者表示:“人们现在不应该说,‘如果你想要测试,你就能得到测试’。”这是未来。目前不是这样。”他接着说道:“要想获得快速、有效的检测,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”

在此期间,那些希望得到最好的医疗护理的普通美国人可能不得不尝试在NBA找到一份工作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